怎樣教語文——一位語文老師的三個追問

河南教育在線 時間:2018-10-30 08:39:41 來源:光明日報
閱讀:

【知與行】

作者:張楠(北京亦莊實驗中學語文教師)

作為一位入職剛剛三年的老師,或者我是沒有資格寫這個題目的。然而轉念一想,或者正因如此,我倒很適合作一篇這樣的文章。在我而言,那些學生時代的渴望和訴求還未完全消逝,而做一名老師的責任和使命又是迫在眉睫。處在一個過渡期的我,或者可以協調教與學之間的種種理想與現實,在“怎樣教語文”這個話題上談一點點看法。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在學不好以及不想學語文的同學中,總是有著這樣一些看法,例如:語文(或者是語文課)沒意思,不想學;或者語文太難,學不會;抑或是雖然覺得有點意思,但是聽個熱鬧就完了,事后不知道自己學了什么,沒有收獲感。學生的挫敗也即是老師的挫敗,從這些挫敗感出發,我向作為語文老師的自己追問三個問題。

問題一:當我教語文時,我在教什么?

問這個問題,也就是說,語文的本質是什么?這個問題要回答倒也很簡單:“語”是語言,“文”是文學,“語文”就是語言和文學的結合。于是在我們的語文課程中有字音、字形、詞語、句子、篇章理解與賞析、寫作等等具體的學習內容。從幼兒園到高中,老師們也一直在教學生怎么朗讀、寫字,怎么組詞、造句,怎么歸納段落大意和中心思想,當然還有,怎么寫一篇作文。

這些固然都非常重要,它們構成了語文的基石;但如果語文課只有這些,則是缺少靈魂的。試想一個孩子可以流暢的使用母語,卻不想與身邊的人交流;一個孩子能準確劃分段落、概括中心思想,但他卻對閱讀不感興趣;一個孩子可以在考試中取得很高的分數,但是在評價生活中的事件時卻沒有正確的價值觀念……這樣的語文教育,一定不能說是合格的。

語文課程,在傳授知識之外更重要的使命應該是培養應用語言文字的實際能力,激發對文學文化的熱愛以及建立健康的積極的價值觀念。要給語文下個定義的話,我會說:“語文就是生活”。只傳授知識的課堂不會是好的語文課堂,也不會是受歡迎的課堂,更悲哀的是,它甚至也不能保證學生能夠真正記住那些“千錘百煉”的知識。

問題二:我們該怎樣教語文?

教育學作為一門學科發展至今,已經有眾多教學實踐的理論;語文教育界的前輩們也對語文教學有過數不勝數的研究,獲得了眾多成果。想要在短短的篇幅中總結出語文教學的方法,無疑是癡人說夢。但我還是想試著給出一個屬于自己的回答——不同的教學理念和方法各有其長處,但歸根到底是要把語文之美展現給學生。

不能否認的是,語文本身就很美。從漢字的悠遠神秘到詩詞的韻律鏗鏘,從思辨精神到感性之美,從平凡小事中的樂趣到偉大人格的魅力——語文之美無所不在,包羅萬象。因此,并不是我們需要在教學中制造趣味吸引學生,而是我們要把那些曾經深深吸引了我們的東西用更好的方式展現在學生面前。

“學不會”和“不想學”的一個相當重要的原因就是缺少足夠的“鋪墊”。那么尋找教學方法的過程就是為學生理解和欣賞搭建“腳手架”的過程。在整本書的閱讀教學中,我聽到過許許多多的對《紅樓夢》的抱怨聲——“我是個男子漢了,不想看那些兒女情長的東西”“人物太多,情節太復雜,完全理解不了”“這不就是一本愛情故事嘛,沒啥了不起的”……孩子們并非理解不了、欣賞不了這部中國最偉大的小說,而是他們根本未能得窺門徑,即使其中有的孩子為了考試把這本小說已經讀過兩遍。因此,作為老師,我的任務就是:破解這些誤解與偏見,在閱讀討論中還原一本真正的《紅樓夢》,引導他們去思考發現曹雪芹對女性的贊美、對人性復雜的認識和對“家亡血史”的沉痛書寫。

問題三:合格的語文老師應怎樣平衡學習和考試

“教什么”和“怎么教”,涵蓋了我作為一個語文老師在教學方面的核心思考。不過,我還是想追問一下另一個重要問題,即語文教學與考試的關系。是考試(尤其是高考)在扼殺語文學習的樂趣嗎?一個合格的老師應該怎樣平衡學習和考試?

其實,我認為把應對考試和真正的學習對立起來是不合理的,以考試驅動的語文教學未必就一定不會產生對語文的熱愛。往遠了說,蘇軾在科舉考試中榮列三甲,他同樣還是毋庸置疑的文章大家,是一位從素養到品格都一等一的文人。

問題的關鍵是,我們要怎樣幫助學生去認識和面對考試。在擔任高三畢業班語文老師時,我曾與同學們專門探討過這個問題,而這些正在被高考“摧殘”“折磨”的孩子卻給出相當理性客觀的回答——“考試作為一種篩選機制,對于目前的中國來說是一種‘最不壞’的制度,它保證了起碼的公平”,“真正把語文學到家,考試成績也不會差”,“考試也出好文章,考場作文雖然有諸多限制,是‘戴著鐐銬跳舞’,但關鍵還是自己得舞技超群”。

顯然,一味指責考試是不合理的,也是完全沒有意義的。我們該引導學生正確認識考試——這不也是語文學習的一部分嗎?剩下的,便是老師幫助同學們學好語文;便是考試的命題人命出好題、杜絕怪題,讓那些真正有水平的孩子能夠考出自己的實力,脫穎而出。

事實上,不能真正享受學習的樂趣,恐怕也未必能夠真正在考試中“無往不利”。在近些年的高考中,我們看到了一些可喜的變化,以北京卷為例,試題的難度提升并不體現為刁鉆怪僻,而是側重實際應用能力的考察、傳統文化的傳承、閱讀中個人的切身體會和深入思考。這樣的考試,勢必能夠對學生的語文學習產生積極導向。


網友評論

家装建材新型材料